徐福记沙琪玛

满嘴flag

去年做的一个沙雕梦,我一直忘不掉,想来还是记下来的好

我们在一个岛上做考察,我们发现了一个地洞,我们决定睡一觉明天再去看看,我拉上睡袋的拉链,莫名其妙的突然仔细观察了下眼前的一群睡袋,我的周围都是土黄色的。

我们下去了,里面是土黄色的,很明亮,很温暖,在地洞的尽头有个女人被困在琥珀里,她的脸上有鳞片,我记得很清楚,她的下半身似乎是蛇的身体,我记不清了。有人走过去拿出小刀戳那块琥珀,上面有了很多裂痕,我想到了美杜莎,我不敢看她的眼睛。我开始有逃离的冲动,我退到了最靠近地道口的地方,在那怪物的右手边。那怪物出来了,我们的人都死了,我在转身,但我还是倒下了,我倒下的时候看见地道的左边有个水晶球,像占卜球一样大,很漂亮,周围是一片土黄色它却闪着蓝色的光

我又醒了,我从我的睡袋里睁开眼,看见一片土黄色中的一群睡袋,我想那可能是我的一个梦,我又下去了,下面的琥珀已经碎了,我们一下去就倒下了,我倒在了那怪物的右手边,我拼命仰着脖子去看地道的左边,那个地方没有水晶球了,只有一些土黄色的碎石头。

我又从睡袋里醒了过来,我明白了,这就是他们一直玩的轮回梗,我很害怕,他们都像一点印象都没有,只有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想可能是那个水晶球的缘故。我不想告诉他们,他们死了不要紧,本来他们就是要死的,但我有了之前的记忆,只要我活下来就行了,他们在地道底下或许可以为我争取一点逃生的时间。

我跑了,有人在叫我,我没有理,我跑的非常快,这个岛上有很多奇异的生物,当我路过一片灌木林时,有几个《怪诞小镇》里的小矮人一样的生物用唱歌的调子喊:Tom跑了!Tom跑了!

我意识到我叫Tom。他们似乎想让整个世界都知道一样,我只能跑的更快,在我的右手边有座山,那里有个很高的山坡,山坡直通向一个山洞,有两个白色的巨人摇摇晃晃地进去了,我转身爬上山坡,跟在他们身后进了山洞。

他们一进山洞就消失了,里面不像山洞,两边有两排小池子,里面全是土黄色的粘稠物,我只觉得这是公厕,那小矮人又叫道:Tom进食堂了!我觉得很恶心。

我向前跑,山洞里有很多栅栏一样的矮铁杆,我像跨栏一样跑了出去,又走了段路,到了一片铁灰色的水泥地上。

这里有人居住,我进了一栋楼,我遇到了一个老婆婆,她给我看一个水晶球,和我见到的很像,里面闪着很迷幻的光芒,里面像是有一团紫云一样,我仔细看时却看见了一只蛇瞳,我吓得把那水晶球一把摔碎在地上,那老婆婆摇了摇头就走了。

我继续上楼,我遇到一个男人,他把我带进了一个很大的房子,他带着一把漆黑的手枪,我觉得他不是个好人,我以为他会把我打晕或者给我下药或者直接给我来一枪,但他没有,我又对他卸下了防备。他那间房子里面有很多小孩子在玩,我转身看见只看见那人的微笑,我猛的想起一起外面有很多小孩子失踪的案子,媒体每天都在提,让我碰见了,我想这个一直在微笑的男人可能就是主谋,他把我推进门里就走了,我在门旁的鞋柜上摸了一把水果刀,准备下次他进来就给他一刀,但我不敢,我不敢跑出去,那会和他正面交锋。过了几天他来了,我猫着腰,像拿匕首一样拿着那把水果刀,我猫着腰向前走,打算给他一刀,但我还是不敢,干脆上前一把抱住了他,和那群小孩子一样挂在他身上。

他没理我,向前走,和小孩子们一起玩,他也没关门,我溜了出去,怕他追来,拼命地往前跑,又跑到了一个广场,那广场上有个圆台,圆台周围有一圈楼梯可以爬上去,我坐在楼梯上,有人来拉我。我抬头发现是我那应该死了的伙伴们中的几个。

他们说他们怎么也弄不死那怪物,有人说那个水晶球才是关键,他们就来找我了,我死也不去,我说我只想活下去,我不想当英雄。

我的一个学姐说既然你想活下去那么就去把那个怪物杀了吧。我觉得有道理,就跟他们走了。

他们把我带进了那个白色巨人的食堂,走了个暗道,里面一片土黄色,有各种各样的奇形怪状的怪物,学姐说我们需要武器,这里是最好的武器库。他们拿了些东西,给了我一个飞盘,那群怪物发现我们了,它们很瘦,四肢像木棍一样,又像某种昆虫,它们会飞。

他们立刻就开始和那群怪物搏斗,我没有办法,只能把手里的飞盘像美国队长甩盾一样甩出去,等它打倒一片怪物后自己捡回来。

我们打到了那个广场上,他们手里都只剩飞盘一样的东西了,他们说他们需要“狗”,我就做了“狗”,帮他们在飞舞的怪物里捡飞盘,飞回他们手里,顺便打怪。

等所有的怪物都死后,那个下半身是蛇的女人出来了,我看着她,她向我走来,我大叫着冲上去,努力避开直视她的眼睛,她也冲向我,我的伙伴们都在叫,叫我英雄,我不想做什么英雄,我只想让她死,我活下来。

我醒了。

抱歉,有急事,放月假还点文

各位看官对不起!

王也和诸葛青都是半仙,½仙嘛,那他们俩一起不就…

【也青】矛盾2

搞笑选手也有不想写段子的时候
文不对题总之是abo带球跑
我来组成也青的狗血!
怕是更不完咯,只能用脑电波更文了




“宝儿姐,你说咋办。”张楚岚一屁股坐回去,靠在沙发背上抖腿。


“既然这娃儿想告诉他那就告诉他,不就一个电话的事吗。”冯宝宝喝完了奶茶,也极为大爷地靠在沙发背上。


“这会尴尬死的好吗,要是我朋友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我当爸了他还是孩子他妈我才不信,怎么听都像恶作剧。”


“我说,”诸葛青敲了敲桌子,“我只是想让他知道一下标记的事,又没说要告诉他当爹了。”


“那你…不要这孩子吗?”张楚岚感觉气氛有点不对,也严肃起来。


“为什么要?为什么有了就一定要生?这逻辑不对啊。这本来就是个意外,是我单方面造成的意外,说来被老王标记了我还挺感谢他的呢。”说着诸葛青就去摸手机,“我觉得冯宝宝说的有道理。”


王也正在浙江旅游。从碧游村回来后他就开始了旅游,第一站是北京,第二站就来了杭州。


他百度哪里饭好吃的时候想到诸葛青还答应他带他去下馆子来着,他想那人肯定又会耍宝说什么“也总这么有钱还用山人请客?”又摇了摇头笑了出来。


话说诸葛青胆子也真是大,他公开自己的第二性征,顶着张白净好看的面皮往alpha堆里跑,毫不吝啬地散发自己的信息素,在罗天大醮他和张楚岚吃包子的时候诸葛青身上的信息素像是发情了一样,在他周围的几个alpha都跑开了,远处也有几个alpha骚动起来,有不少人都走动起来,走向诸葛青的方向,有几个机灵点的意识到是诸葛青的味道,看到像没事人一样的诸葛青就跑开了。离诸葛青比较近的一个像是omega的女孩也爆发出一股信息素,全身发抖靠在一旁的男孩身上,那男孩手忙脚乱地用信息素包裹住女孩,抱着她匆匆离开了会场。


现在诸葛青身边只有诸葛白一人。王也顿时明白是诸葛青发情了,但诸葛青那反应怎么都不像是发情了。王也看盘里还剩两个包子,一想自己说的差不多了,也就开始催张楚岚吃。


王也下场后就开始找诸葛青,毕竟自己刚才貌似是欺负了一个即将发情的omega的,这说出去也不好,怎么想都有点对不住祖师爷。


他问了几个人,有的说诸葛青早就退场了,有的说诸葛青刚出门就被人带走了。王也一听这话就急了,虽然那是诸葛青,身边还有诸葛白,但是再怎么说那也是个发情的omega,总会有不自量力的人去骚扰的。


王也找了会儿就闻到一股失去控制的牛奶味的信息素混着股alpha的味道,他想这要么是诸葛青要么是那姑娘的。要是那姑娘,王也想到了那个手忙脚乱的男孩,这总不能去坏人家好事吧。他停在原地仔细闻了闻,虽然他很讨厌这种有侵略性的alpha信息素,但是他还是硬着头皮辨认了下,貌似有三个alpha,这绝对是诸葛青了。王也立刻向那地方飞奔过去。


三个疯狂的alpha,有点棘手啊…诸葛青疯了吗,发情还往不快走,非得招惹几个人再走。alpha的味道只有一个了,王也只觉得脑仁疼。他现在只想把诸葛青这熊孩儿揍一顿,先是找死也要算他这风后奇门,现在又发情了还赖在会场。啧,全是栽他手上了。


王也感觉牛奶味儿越来越浓了,他远远地看见诸葛青蹲在地上,激动的喊了出来:“诸葛青!你**脑子有问题啊!过来!”


诸葛青回头就看见王也跑了过来,他冲王也笑了笑:“干嘛啊王道长。”


王也到诸葛青身边的时候,看见两个躺在地上的alpha,还有靠着树坐着喘气的诸葛白和摸着他脑袋的诸葛青,只觉得一阵耳鸣。


“很好玩吗诸葛青,发情了也不跑惹得全场暴动。两天内让我爆两次粗口,也只有你办得到了。”王也强忍住暴打这笑的贱兮兮的狐狸的冲动,用手指按压眉心冷静冷静。


“这不没事嘛,我觉得发情没什么影响啊。”诸葛青把诸葛白背了起来,“倒是白这次被逼急了分化成了alpha,真好啊白,是不?”他耸了耸肩,诸葛白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勉强搭了声。


“他刚分化有点累,抱歉啦没办法跟王道长您打招呼。”诸葛青背着诸葛白就要下山,“王道长您也别离我太近,毕竟您也是个alpha,告辞。”


王也叹了口气,说:“唉,遇上您真是要命,算了吧,我出家这么久早就对这点信息素没兴趣了,送送你吧。把小白给我背吧。”


“那可真是谢谢你了啊老王。”诸葛青开心地把睡眼惺忪的诸葛白递给王也。


“怎么就变成老王了…你跟谁都这么自来熟的吗?”王也背上诸葛白,调整了下姿势,“我看你这样不像发情啊。”


“大家都是术士,你可以算啊。”


后来王也把诸葛青送回了他的酒店才离开,他也得找个地方去处理一下自己那已经有点站起来的迹象的小兄弟的问题了,他不敢说他对诸葛青的信息素一点感觉都没有,还好自己穿的够宽松…


那时候王也就觉得诸葛青这样迟早有一天要出事。现在诸葛青又给他打电话了,不晓得是什么事,顺便可以问问他哪家餐馆好。


【喂,老王?】


“干嘛啊老青?我现在在浙江呢有什么事吗?”


【嗯…我就问问你那一百块你是怎么用的…】


“嗯???????????”


王也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了,诸葛青这话信息量有点大啊。难道是他?不不不也有可能是这家伙在附近用听风吟知道了…他努力安慰自己可能武侯派的听风吟和自己用的不一样,可能不止能听还能看…


【老王啊,你别激动,我真不是那个意思,那是给你买早餐的,我没带零钱,走的又急,就给了你张红的。】


“诸葛青你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现在就在浙江,我现在就能买动车票来找你你信不信。”


【你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你还不好意思?诸葛大哥,您别绕圈子行不?”王也现在快疯了,果然王也这辈子算是栽诸葛青手里了。能让心如止水的王道长这么激动的只有诸葛青了。


【你标记我了。】


“……”


【是你让我说的啊,顺便说一下,这件事和你没啥关系,你在酒吧喝断片了,我把你捞了出来,到酒店门口就吐了。我只是打个电话感谢一下你,帮我解决一个大麻烦。】


“…祖宗,合着您发情期去酒吧玩?你心真大哈。”王也只觉得脑壳疼,什么叫和他没关系,关系大得很好吗,标记只要两个人,他占了这件事的百分之五十这能叫没关系?


【我觉得没什么影响。】诸葛青说这话有点心虚了。


“…算了不跟你扯这叽叽歪歪的,你在哪,我来找你。”


王也计划先找到诸葛青把他暴打一顿冷静一下再解决这件事。诸葛青早就该打了,不管是在罗天大醮还是碧游村,王也都一直和诸葛青纠缠不清,这家伙…王也想无视他都做不到。


诸葛青报了个地名,王也放弃了吃饭,直接打车到车站去找诸葛青。





诸葛青把手机往桌上一拍,红着脸干巴巴地说:“我说了。听起来他挺想打我的。”


张楚岚被这哥们的气魄吓着了,愣在沙发上不敢说话。一时间包间里非常安静。


说来诸葛青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张楚岚约在这家西餐厅里谈这种事。王也要过来起码得两小时,现在是下午五点半。


服务员小姐端些他们的东西过来时被包间里的寂静吓着了,放完东西立刻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我们先点吃点东西吧。”诸葛青擦了把手心的汗,拿起刀和叉子切牛排,张楚岚也拿着叉子吃意面。


“张楚岚你手抖什么抖?”冯宝宝问他。


“手冷。诸葛青你抖什么抖?”


“我也手冷。”


“这都五月了还手冷?你俩不会得病了吧?”


“吃饭吧宝儿姐。”





七点,王也下动车,并找了辆出租车,给诸葛青发了条短信问他在哪,诸葛青仍然在原地等他,王也让他给自己点份意面,他现在快饿死了。


七点十五,王也到了餐厅门口。


七点半,王也准确地找到了诸葛青所在的包间,被里面的冯宝宝和张楚岚吓了一跳,也把里面的三人吓得不轻。


王也的面来了,王也一句话也没说就坐在诸葛青旁边吃起面来,咽下几口后看了眼恨不得让自己钻手机里的诸葛青和张楚岚:“等我吃完再好好聊聊。”


张楚岚一直觉得“明明两人就坐在一起但是就是要用手机聊天”这种事情非常智障,只有中手机的毒不轻的人才会干这沙雕事。


现在张楚岚就和诸葛青一起体验了一把做沙雕的感觉。


【碧莲,是你让我给他打电话的。你说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老王行动力这么强?是我让你打电话的吗?你回忆一下,是不是宝儿姐说的?]


【…好像是的。不行,我觉得我会被老王暴打,你说怎么办吧。】


[冷静一下,现在他是和一个被自己标记的omega在一起,而老王是一个正常的alpha,你觉得他下得了手?这我一bete都知道不可能啊。]


【我觉得他下得了手。上次罗天大醮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离发情的omega这么近都纹丝不动的alpha。】


[我靠,上次观众台那么大动静是你干的啊!]


【你一bete激动什么!对你又没影响。】


[那次老王可是一直在瞟观众台,就差跳上去了,吃完包子就走没影了,见人就问看见诸葛青没,你觉得他纹丝不动?]




tbc.

【也青】矛盾

#这是一篇充斥着尴尬的文


#文不对题。总之是abo带球跑







太糟了。


诸葛青坐在酒吧的角落里,看着一边和朋友坐着喝酒喝得满脸通红的王也,现在只想骂娘。


太糟了。


诸葛青在这破地方发情了。


诸葛青是个omwga,这事异人圈的都知道,没什么好藏的,异人们刚听说这诸葛家难得一见的全才竟然是个omega,开始还闹腾了一阵,先是女粉们纷纷说自己是alpha,然后又有bete说自己绝对比强势的alpha温柔,在某网站的论坛上还有个非常火的帖子,楼主说oo也挺好,就开始吐槽自己的一搞oo的朋友,然后这个帖子就变成了诸葛青粉丝应援基地。在罗天大醮上还有记者在他和小火神一战后问他身为一个omega参加这个活动有没有什么压力,诸葛青笑了笑,说:“可是他们都打不过我啊”


总之,诸葛青就是这样的一个难搞的omega。


而现在他发情了,他老早就看上的alpha正坐在一边和朋友喝酒。


王也。自从败给了他,诸葛青就一直打着在意风后奇门的名头特别关注他。从马仙洪的村子里出来后,虽然是放下了对风后奇门的渴望,诸葛青依然,非常在意王也,这个和他完全不一样的男人。


首先就性别不一样了,你看,王也人家是alpha,诸葛青一omega,不打着风后奇门的名号去接近他怎么想都有点问题吧!朋友都做不了了。再说,王也温润,怎么都会想着别人,而诸葛青,自称“做什么事都会最先考虑自己”。感觉会打一架,啊但是确实是打了不止一架。王也以前是个道士,现在想入世,而诸葛青身在凡尘中,一心想修道,这也够矛盾了的。


托武侯派的福,诸葛青从小就把自己当alpha看,家里的人也把他当alpha,等他继承了武侯派,他已经分化成一不怎么正常的omega了。怎么个不正常呢,简单的说,诸葛青发情虽然信息素还是会不受控制,有点热,但是并不会有什么全身软成一滩水啦,自动分泌那啥啦,感觉身体被掏空啦,也不会神志不清。


他现在清醒得很。


在赶走了三个过来搭讪的alpha后,诸葛青觉得这地儿待不下去了。虽然这个发情期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被他影响的alpha倒是很多。很烦。


诸葛青站了起来,解开上面两颗衬衫扣子,径直走向满脸通红的王也。王也的朋友们有几个闻到了诸葛青身上的信息素,他们也都喝得有点多,冲诸葛青吹了声口哨:“帅哥,需要帮忙吗?”


诸葛青把手搭在王也肩上:“不用,我来找个人。”


王也的朋友们一阵哄笑,把王也的外套和水杯推给他,说:“既然你家人来了那就走吧!过个愉快的晚上哦!”


王也神志不清地咕哝了声谢谢,拿着水杯被诸葛青拉起来走向门外。


被风一吹,王也清醒了几分,凑向诸葛青闻了闻:“你是被牛奶泼了一身么…”


“这是信息素的味道,王大爷。”


“好腥啊,我不怎么喜欢牛奶。”王也摸了摸鼻子。


“…我也不怎么喜欢茶叶呢,有点苦。”诸葛青回击。


“…我觉得很好闻啊…”


“我也觉得牛奶挺好闻的。”诸葛青披上王也的外套,“老王,你知道我是谁不?”


“老青呗,还能有谁,发情了像个没事人一样,倒是弄得别人不舒服。”
王也扯了扯衣领,抱怨似的看着诸葛青。


诸葛青全身都被王也的清茶香的信息素包裹,他偏过头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王也的味道,他咽了口口水,睁开那双常年半眯着的眼睛,说:“你喝醉了,我也发情了,现在我们都神志不清,去找个地方处理一下不?”




---(有缘再发车吧)


王也从酒店的双人床上醒来,甚是茫然。


他昨晚喝了酒,只记得他闻到了一股omega发情的味道,他真想骂娘。哪个不长脑子的在酒吧里发情了都不处理一下的?他闻着这味道就有点冲动,一冲动他就喝酒,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现在在酒店的双人床上醒来,看样子他昨晚过得挺滋润,只是肩膀被人咬了一口,挺疼的。头也疼,好像整个房间都在旋转一样,他闭上眼想缓缓,拼命回忆昨晚的事。然而什么都想不起来。


唉,人生多艰啊。还是在武当山上过得好,每天都像个快乐的青蛙,自由自在的多好。入什么世啊,活受罪。


他又想到了昨晚的那个发情的omega,虽然他有点担心那个在公众场合发情的家伙,但是他现在只想把那家伙捶一顿。如果没有那种心眼大得能掉出来的家伙,王也现在头也不会这么疼。


老躺着也不是个办法。他缓缓坐起来,看见床头柜上有一杯水,还有一百块钱压在底下。这真是…所以他是应该感谢昨晚的对象给他倒了杯水,还是应该吐槽这一百块钱?


已经中午了,王也出门买了点吃的准备回去继续补觉。他的电话响了。王也摸出电话,上面显示的是诸葛狐狸。


王也滑开接听键,对面诸葛青的声音有点哑:


【老王啊…你…算了,没啥…】


王也被这电话弄得莫名其妙:“干嘛啊老青,有话快说。”


【啊?哦!好吧,老王,我就跟你说声,前几天来北京了,没见着你,怕你以为我躲着你。我今天回去,没时间跟你聚了。】


“就说这事啊?这怎么了,没事,下次去你那玩儿,你可得请我下顿馆子,补偿补偿没见着你的损失。”


【好啊,那下次见。】


说完诸葛青就挂了电话,王也觉得诸葛青有点奇怪,但是说不出来哪奇怪,可能只是因为嗓子哑了说话不怎么舒服吧。



诸葛青一手搭在行李箱上,坐在候机室里,挂断电话以后他向背后靠去,用拿手机的手遮住眼睛,闻着身上那洗了几遍都没有消散的淡淡的茶香,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老王啊,我还没让你补偿我呢。算了,这样也好,不会再有控制不了的信息素添麻烦了。



---


“所以这就是你和老王打了一炮后又被标记了的全过程?”张楚岚双手插兜坐在沙发上看着满脸“吃柠檬”的诸葛青,“那你跟他说去啊找我干嘛?”


“你觉得我说得出口?”诸葛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张楚岚,“我要是有脸说我找你干嘛?”


“那你是要我告诉他咯?”


“这不问你怎么办嘛。”


“你先说说你要干嘛。我一来就跟我说这破事,不知道你想什么。”


“其实吧…我是想知道他怎么看…你不觉得很尴尬吗?”


“尴尬的快死了好吗诸葛大爷!我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他连这事都不知道好吗。”


诸葛青挠了挠脸,尴尬地说:“还有一件事…这么跟你说,老王没戴套,我也忘了。”


张处男老脸一红,惊得站了起来:“诸葛青…你不会…”


诸葛青看他这反应,也红了脸,视线飘到一边:“啊…是的…”


冯宝宝喝了口奶茶,镇静地说:“不就是有娃了么,慌啥。诸葛青这奶茶的味道好像你身上的味道。”


“宝儿姐你别说啦!”




tbc


看心情更

【也青】好多诸葛



#过年见家长
#诸葛尬撩包教包会
我也不知道浙江那怎么上坟的,我就按荆州的瞎写了…
有啥群能带我玩玩吗…



诸葛青诸葛萌诸葛观诸葛升在二十九的上午带回来一男人。


准确的说,是诸葛青带回来的。那男人挂着俩黑眼圈,驼着背,长长的头发随意扎了个马尾,裤子上挂个水杯,和诸葛家的长辈们打招呼时各位长辈们都以为是诸葛萌转型不再每天吹张灵玉,找了个爱养生的大爷当对象。


“哎呀,这是…阿萌的男朋友?”


“哥,说什么呢,这是青的朋友。我可是一直喜欢玉的,谁喜欢这养生大爷!”


“王也!青,你怎么把他弄这儿来了!”


“王道长不想待在北京了,我就顺手把他带回来了呗,别激动嘛白。”


“王道长…既然来了就多待几天吧,这儿有不少年轻小姑娘听说你的事迹后吵着要出去见见你呢,这不,正好你来了。”


“这个…我是打算和青一起在这儿待一段时间的…小姑娘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王道长王道长!听白说你把青哥打哭了!你怎么做到的!”





王也感觉很累。他瞟了眼诸葛青。死狐狸,还笑。


王也在诸葛青亲戚的关怀下吃完午饭,感觉整个人都要废了,天知道诸葛家的人怎么这么能说!还一个村的诸葛!他这姓王的简直没有容身之处啊。


“青,你去彻那儿买点上坟用的东西来,明天你还是去你那块的地方办事。白想和你一起去…”


被一群诸葛包围的王也听青爸爸说这话,简直要跪下来谢他老人家了,连忙从人群中脱身,冲向诸葛青,对青爸爸说:“我陪他去!我也挺想和他一起去的!”


青爸爸有点不好意思,摆了摆手:“唉,你是客人嘛,让青和白去,青这小子这么久不回来,也该让他干点事。”


诸葛青拉着王也的胳膊往门外走:“放心吧爸,他和我熟得就像一家人,也总有的是钱,让他买点东西他也不介意。让白在家休息吧。”


王也走出门叹了口气:“老青啊…你们家这怎么回事儿?”


“这不您名气大嘛,都赶上我当年的待遇了,开心伐?”诸葛青弯了弯眼,拍着王也的背调笑几句权当安慰。


两人走在路上,这村子虽然是WiFi全覆盖,但外边的壳子还是挺古色古香的,要是被开发商发现,指不定又成一特色旅游度假村,什么诸葛亮之后,武侯奇门传人聚集之地,五A旅游景点…


王也道长的魅力名不虚传,到买纸钱的地方时已经有不少小姑娘过来勾搭过了,还有几个血气旺的年轻人要和他比划比划。


王也一路上跟诸葛青说了不下五次再也不来你这地方了,以后去我那过算了吧。


诸葛青说那哪儿行呢,说好的今年来我这,我不前一段时间都在你那儿陪你爸妈么,你起码得来看看啊。


王也没话说,只推诸葛青往前走,说得得得,祖宗,在你这儿待几天在我那儿待几天成不。你快点跟你爸妈说清楚,省得你们村的小姑娘老惦记我。


诸葛青摸了摸下巴,说要是他们不同意咱俩,不还闹得都不开心,这大过年的把关系闹僵也不好啊。诶你跟那仨脑积水的说清楚没?


王也不耐烦地招招手,说早就说了,等你想起来那事情早就败光了。


诸葛青说你这怎么用词的,什么叫败光,咱俩有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


诸葛彻比诸葛青大点儿,在外边做点生意,家里人也常年往外跑,每次回来都用小货车拖一车小玩意儿回来卖,方便方便那些出不了村子的老人,每年全村上坟用的东西都是他们弄回来的。


“青来啦,坐坐?”


诸葛彻正蹲在地上喂猫,那只肥硕的橘猫闭着眼歪着头满足地嚼着肉,诸葛彻一手摸猫一手端着满碗的猫饭,头也不抬就知道是青。


“坐就免了吧,朋友来了和他买点东西明天上山…你家猫又长胖了啊,听白说它每天都到处串门。”


诸葛彻这才抬头,看见诸葛青旁边还有一人:“哎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算错了,技术不精哈哈,没想到还有人来,这位是——你别说啊青,让我算算…王也道长?”


王也无奈的点点头:“你们这姓诸葛的都这么邪乎?”


诸葛彻把猫饭全倒在猫的食盆里,说:“也不是所有人,我就没青这么厉害,只能跑跑路做点生意咯。王也道长您才是真邪乎啊。”





白天里诸葛青带王也到处转了转,给村里大多数人都打了招呼,村里的年轻人基本都回来了,有几个小姑娘红着脸问王道长现在有没有对象,王道长说有啊我还去他家过年呢。


小姑娘很失望,但还是不依不挠地问他:“那你怎么来这了呢?”


王也一挑眉:“他让我来的我能怎么办!我也不想来啊!谁知道我怎么在这这么受欢迎!”


“因为王道长你很帅啊!而且很厉害!你对象为什么让你来这???”


“这位女施主,天机不可泄露。”


“我觉得你对象好不讲理…要不我…”


“不用不用,他不讲理我很开心。”


诸葛青几乎快笑死。


诸葛青离开那位姑娘家门口时笑得整个人都快挂在王也身上了,一只手顺着王也的胳膊摸下来,在小姑娘惊诧的目光中与他十指交握。王也被小姑娘说得毛躁躁的,对诸葛青没好气地说:“老青你注意点啊!别笑了死狐狸!”


诸葛青凑近了脸,说你不是说我不讲理你很开心吗?


王也看这人一下凑这么近一副要亲亲的样子,又瞟了眼四周,没什么人,那小姑娘还红着脸盯着他俩,忍住亲上眼前那漂亮嘴儿的冲动,对诸葛青吹了口气,说一边玩儿去。晚上弄死你。


诸葛青故作委屈地切了一声,说王道长你对你对象一点儿都不好。


王也说我哪知道我跟对象回家过年我对象的亲戚还要跟我介绍对象?合着我再找个你很开心是吧?


诸葛青松开手拍拍王也的背,说:“开个玩笑啦,谁让我对象这么有魅力人家都抢着要呢,你还真是个诸葛收割机。”


“什么诸葛收割机…按你这么说,你也是王氏收割机咯,你看,我爸我妈和我都这么喜欢你。”


“看不出来啊老王,你这么直男的人还会撩人了。”


“唉,不是你给掰弯了的嘛。”




晚上吃完饭,诸葛青拉着他爸悄悄出门,王也用了个听风吟听见诸葛青跟他爸说:“爸,这个…您不是一直问我有没有对象的嘛…我把王也带回来其实就是…”


“想让我看看你对象?”青爸爸非常上道。


“没错就是这个,爸你太聪明了。所以您…”


“同不同意?”


“嗯。”


“你都把人带家里来过年了我能不同意吗。”


王也听到这就把听风吟收了,诸葛青接下来的话不用听风吟王也都能听见了——


“真的?爸你太好了!其实我也是见了王也的家长才回来的,我还打算要是你不同意我就去王也那过年的!”


“你小点声!”


还没走的各位亲戚听见这话基本都猜到了七八分,而且很多人都在用听风吟,屋子里一下安静得只听得见诸葛彻家的猫吧唧吧唧吃东西的声音。


待在一堆诸葛中的王也又享受了一把目光的洗礼,他尴尬得汗都要出来了。


诸葛萌最先开口:“可憋死我了,王也之前还特意跟我说不能随便说,我还想诸葛升和诸葛观这俩谁最先忍不住,结果是诸葛青这小子自己忍不住。刚才梦跟我说她看见这俩在她家门口酿酿酱酱我都没说他们在一起了,还说是她看错了。王也请我吃饭啊!”


这下坐实了。


诸葛白当时眼眶就红了,他捶了王也一下,说:“你可别再欺负我哥了,他都哭几次了。”


各位大姑大姨有的叹气下手迟了,有的拍着王也的肩说我们家青接下来可就交给你了啊。来找猫的诸葛彻听说后抱着猫对进门的诸葛青说恭喜恭喜,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诸葛青这厚脸皮难得脸红,他还笑着看王也,王也也笑。王也避开人群,把诸葛青拉走,说:“对不住各位长辈,先走一步,我行李都没拿出来呢!回去放行李明天再见吧。”




第二天是三十,吃完午饭诸葛家的一群人都去上坟,坟就在村子周围的山上,每个人都划了区去上坟。


诸葛青和王也提着两大包纸钱和花灯上山,上山前两人把要跟来的诸葛白打发走了,以前都是他跟诸葛青一起的,这弄得诸葛白对王也怨气更大了。


诸葛白说:“那王也你帮我给老祖宗们磕头!”王也说好好好。


诸葛青说:“小孩子脾气,别理他,这是对他好,免得他做电灯泡。”


他们一共要上七个坟,诸葛青烧纸划火柴划半天划不燃,王也说:“你自己不就能打火嘛,来来来我用打火机给你点。”


“火柴好玩啊。你还不是能打火,带个打火机干嘛?”诸葛青把纸递给他。


“诸葛彻送的。说是给妹夫的礼物。”


“他就给你送了这一块钱的塑料打火机?这不行,等会儿找他讨个好点的来。”


王也蹲在地上烧纸,说算了吧,人家做生意不容易。咱又不是没钱。


三十晚上格外热闹。快零点了小孩子都跑出来放炮,有几个还当场比划起来了,哭声笑声在村子里弥漫。


王也走出门透气,诸葛青拿着王也的保温杯暖手,问他:“你看什么呢。”


王也说,你看那山。


四周都是乌漆墨黑,在半空中飘着点点红光,像是落下来的繁星,只是这繁星颜色不大对。


“两个红点就是一个诸葛。”诸葛青打开王也的保温杯喝了口茶,“你以后会来给我上坟吗?”


王也扭头,愣了愣,拿过保温杯也喝了口茶,走上前按着诸葛青的脑袋亲上去,交换了一个茶香四溢的吻。


“我们要是埋一块儿了怎么办?我爬出来给我们俩上坟?”


诸葛青贴近王也,微微睁开眼,漆黑的眼睛里映着天边的烟火。


“那就埋一块儿呗。”





end.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有什么组织让我加入一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