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记沙琪玛

满嘴flag

去年做的一个沙雕梦,我一直忘不掉,想来还是记下来的好

我们在一个岛上做考察,我们发现了一个地洞,我们决定睡一觉明天再去看看,我拉上睡袋的拉链,莫名其妙的突然仔细观察了下眼前的一群睡袋,我的周围都是土黄色的。

我们下去了,里面是土黄色的,很明亮,很温暖,在地洞的尽头有个女人被困在琥珀里,她的脸上有鳞片,我记得很清楚,她的下半身似乎是蛇的身体,我记不清了。有人走过去拿出小刀戳那块琥珀,上面有了很多裂痕,我想到了美杜莎,我不敢看她的眼睛。我开始有逃离的冲动,我退到了最靠近地道口的地方,在那怪物的右手边。那怪物出来了,我们的人都死了,我在转身,但我还是倒下了,我倒下的时候看见地道的左边有个水晶球,像占卜球一样大,很漂亮,周围是一片土黄色它却闪着蓝色的光

我又醒了,我从我的睡袋里睁开眼,看见一片土黄色中的一群睡袋,我想那可能是我的一个梦,我又下去了,下面的琥珀已经碎了,我们一下去就倒下了,我倒在了那怪物的右手边,我拼命仰着脖子去看地道的左边,那个地方没有水晶球了,只有一些土黄色的碎石头。

我又从睡袋里醒了过来,我明白了,这就是他们一直玩的轮回梗,我很害怕,他们都像一点印象都没有,只有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想可能是那个水晶球的缘故。我不想告诉他们,他们死了不要紧,本来他们就是要死的,但我有了之前的记忆,只要我活下来就行了,他们在地道底下或许可以为我争取一点逃生的时间。

我跑了,有人在叫我,我没有理,我跑的非常快,这个岛上有很多奇异的生物,当我路过一片灌木林时,有几个《怪诞小镇》里的小矮人一样的生物用唱歌的调子喊:Tom跑了!Tom跑了!

我意识到我叫Tom。他们似乎想让整个世界都知道一样,我只能跑的更快,在我的右手边有座山,那里有个很高的山坡,山坡直通向一个山洞,有两个白色的巨人摇摇晃晃地进去了,我转身爬上山坡,跟在他们身后进了山洞。

他们一进山洞就消失了,里面不像山洞,两边有两排小池子,里面全是土黄色的粘稠物,我只觉得这是公厕,那小矮人又叫道:Tom进食堂了!我觉得很恶心。

我向前跑,山洞里有很多栅栏一样的矮铁杆,我像跨栏一样跑了出去,又走了段路,到了一片铁灰色的水泥地上。

这里有人居住,我进了一栋楼,我遇到了一个老婆婆,她给我看一个水晶球,和我见到的很像,里面闪着很迷幻的光芒,里面像是有一团紫云一样,我仔细看时却看见了一只蛇瞳,我吓得把那水晶球一把摔碎在地上,那老婆婆摇了摇头就走了。

我继续上楼,我遇到一个男人,他把我带进了一个很大的房子,他带着一把漆黑的手枪,我觉得他不是个好人,我以为他会把我打晕或者给我下药或者直接给我来一枪,但他没有,我又对他卸下了防备。他那间房子里面有很多小孩子在玩,我转身看见只看见那人的微笑,我猛的想起一起外面有很多小孩子失踪的案子,媒体每天都在提,让我碰见了,我想这个一直在微笑的男人可能就是主谋,他把我推进门里就走了,我在门旁的鞋柜上摸了一把水果刀,准备下次他进来就给他一刀,但我不敢,我不敢跑出去,那会和他正面交锋。过了几天他来了,我猫着腰,像拿匕首一样拿着那把水果刀,我猫着腰向前走,打算给他一刀,但我还是不敢,干脆上前一把抱住了他,和那群小孩子一样挂在他身上。

他没理我,向前走,和小孩子们一起玩,他也没关门,我溜了出去,怕他追来,拼命地往前跑,又跑到了一个广场,那广场上有个圆台,圆台周围有一圈楼梯可以爬上去,我坐在楼梯上,有人来拉我。我抬头发现是我那应该死了的伙伴们中的几个。

他们说他们怎么也弄不死那怪物,有人说那个水晶球才是关键,他们就来找我了,我死也不去,我说我只想活下去,我不想当英雄。

我的一个学姐说既然你想活下去那么就去把那个怪物杀了吧。我觉得有道理,就跟他们走了。

他们把我带进了那个白色巨人的食堂,走了个暗道,里面一片土黄色,有各种各样的奇形怪状的怪物,学姐说我们需要武器,这里是最好的武器库。他们拿了些东西,给了我一个飞盘,那群怪物发现我们了,它们很瘦,四肢像木棍一样,又像某种昆虫,它们会飞。

他们立刻就开始和那群怪物搏斗,我没有办法,只能把手里的飞盘像美国队长甩盾一样甩出去,等它打倒一片怪物后自己捡回来。

我们打到了那个广场上,他们手里都只剩飞盘一样的东西了,他们说他们需要“狗”,我就做了“狗”,帮他们在飞舞的怪物里捡飞盘,飞回他们手里,顺便打怪。

等所有的怪物都死后,那个下半身是蛇的女人出来了,我看着她,她向我走来,我大叫着冲上去,努力避开直视她的眼睛,她也冲向我,我的伙伴们都在叫,叫我英雄,我不想做什么英雄,我只想让她死,我活下来。

我醒了。

王也和诸葛青都是半仙,½仙嘛,那他们俩一起不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