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船

理想是狗屁,实干出人才

【喻黄】太阳鸟


二十一世纪前提下西幻爽文
半人类×狼人
也不晓得是什么狗血剧情
没有文笔只有欧欧西
*设定初代狼人平时也可以变成狼,可控制,满月无法控制是否变成狼以及自己的行动,子代狼人没初代狼人强壮但是能控制自己

喻文州来这穷乡僻壤的山里已经有四天半了,这地方屁都没有,没有WiFi没有信号没有商店,甚至连食物都少的可怜,家家户户必备几块挂在墙上的黑乎乎的熏肉,那是人家过年的东西,他也就啃红薯吃土豆拌饭吃了四天半。

喻文州本来是不想来的,这是联盟派给蓝雨的任务,中部W市的山区里有狼人活动的痕迹,咬伤了不少人。狼人的唾液可以把人类变成第子代狼人的,有些中二少年认为自己得到了力量于是兴风作浪的事件最近也出现了多起。

十区管理叶修把文件递给喻文州的时候笑的贼兮兮的,颇有方锐的风范,他说:“喻文州同志,你一个人去就可以了,组织安排了人接应你。”

现在人呢?

喻文州忍不了了,他向借住的屋主人解释后背上一些装备向山外走去,打算找个人多的地方问问情况。

山里的天气矮人的心,说变就变。等喻文州走到山下最近的一个镇子时,他这才像一条鱼。

夏季的高温和长途跋涉让他出了一身汗,汗水和雨水混在一起,衣服紧紧地贴在他身上,更热了。他把还在滴水的头发拨到一边,深吸一口气,就在他准备找个有信号的地方问问叶修时,肚子传来一阵响声。

吃了四天半的土豆红薯,他整个人都要变成黄的了,这时他才意识到蓝雨食堂的美好。

喻文州走进一家小饭馆,饭馆很干净,窗户半掩着,纯色窗帘慢慢地鼓起,又缓缓落下。屋里两张木质小圆桌上罩着洗的有点皱的方格桌布,这应该是老板把自家当饭馆,有人来就一起吃,交交份子钱就行,不然谁每天洗桌布。

喻文州点了几盘肉,正要吃,突然一个跌跌撞撞的年轻人撑着墙晃了进来,他长着一张娃娃脸,看着像是未成年,一双大眼睛微眯着抵御夏季强烈的光线。

那人一进门就大喘着气,扯着嗓子喊到:“老林!老林!老林我忍不了了!那家伙我控制不住了!他竟然,竟然要吃牛肉!”

喻文州愣了愣,他现在正要下筷子的就是牛肉,那人摸了摸胸口,甩甩头上的汗,抬起头,突然注意到了喻文州,他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朝喻文州走来,说:“哦——喻文州吧,叶修叫来的,好久不见,叶修让我来接应你,这几天有事没进山。”

喻文州注意到方锐脖子上挂着一个松垮垮的黑色项圈,上面还有铁管,这个项圈和他的脖子很不相称,他的脖子上也有一圈红痕,看着像是被项圈勒的。但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项圈可以直接顺着头顶取下来,喻文州不太懂这东西的意义,就当是方锐有不一样的审美。

老板走了出来,那是个看着很斯文的人,带着眼镜,放下围裙,对方锐说:“那你到底是控制住了还是没控制住?”

方锐坐在喻文州对面,倒了杯水一口喝完,头也不抬:“当然控制住了,昨晚就控制住了。你也太小看我了,而且他也不是那么没毅力的人。”

喻文州不知道现在自己是该吃饭还是不该吃饭,林敬言转到方锐身后,摸了把方锐脖子上那道红痕,问到:“受伤没,方锐大大?”

方锐摇了摇头,说:“那家伙也真是狠,一直在咬自己,还往墙上撞,你真该去看看那房间。我想把他治住,他不等我靠近就扯着这项圈把我甩一边去了。”

方锐仔细看了看桌上的菜,眼睛一亮:“诶喻文州,你这是牛肉吧?林大大你还私藏牛肉!我也要吃!”

林敬言推了推眼镜,无奈说:“人家可是付了钱的…”林敬言卷起的袖子口露出了点纹身,在白色衬衫的衬托下显得很显眼。

方锐见林敬言不肯,又找喻文州:“喻文州,咱俩是不是同学?”

喻文州更不好意思吃了,他刚才扒了两口饭,舔了舔嘴,说:“准确的说,是你那时候被魏老大捡到搭了一段顺风车,我没和你一起学过什么东西。”

方锐捂脸哀嚎:“我那么辛苦,连一盘肉都不给我吗——”

“喊什么喊啊方锐,我也想吃肉啊,像我这种伤残病患才应该吃点好的补补身体,你昨天不和我打的挺开心嘛,连伤口都是我自己包扎的,你这个无情的人,打完就走还把锅往我身上推。”

来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但还是掩盖不了他话语里的热情。方锐猛的转过头,门口走进来一个被绷带缠成木乃伊的人,他很自然地关上了门,他的脸上也用纱布盖住了大部分,显得腮帮子鼓鼓囊囊的,染成金色的头发因为绷带的缠绕显得乱蓬蓬的。

他的脖子上没有项圈。喻文州莫名其妙地想

方锐脸色都变了,站起来,小声说
:“黄少天…你怎么出来了?”

黄少天看见捏着筷子的喻文州,扬手打了个招呼:“嘿,我叫黄少天,初代狼人,好久没在老林的馆子里看见客人了,你是哪儿来的?来这种地方干嘛?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尽往这稀奇古怪的地方跑,没地方玩了吗?”

喻文州花了几秒筛选他话里的信息,最后决定放弃,微笑着说:“我叫喻文州,非人类管理联盟蓝雨队的队长。”

黄少天愣了愣,随后点点头,也拿了双筷子,毫不客气地坐在喻文州对面,说:“这个我知道,叶修和你一起的吧,他经常来玩。你来这干嘛,叶修怎么没来?”他捏着筷子就要吃,方锐连忙出声制止:“黄少天!这是人家付了钱的!”

黄少天一听就来气,反驳到:“靠,方锐,昨儿晚上你干嘛进来?因为你你知道我吃了多大的亏吗?连饭都不让我吃…”他冲方锐晃了晃自己缠满绷带的胳膊,低头开始夹菜。

喻文州松了口气,没说什么,也跟着黄少天一起吃饭,林敬言见喻文州没说什么也就推着欲言又止的方锐回了房间。



黄少天的手有点不听使唤,一使劲就疼得龇牙咧嘴的,一块肉夹半天夹不起来,看着喻文州几乎把半盘肉全吃完了自己还一块都没吃,几乎哭出来。

喻文州看他这幅委屈样只想笑,伸手在盘子里挑了几块牛肉,放在黄少天碗里,黄少天真的快感动哭了,这人是天使啊!

喻文州把所有肉挑给黄少天,自己放下筷子,他已经吃饱了,看黄少天吃得一脸幸福,笑到:“这么喜欢吃肉啊?”

黄少天点点头,含糊不清地说:“你是不知道,这鬼地方什么吃的都没有,也就只有叶修来才把我带出去吃点好东西…”黄少天咽下一口饭,“唉,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好方法,眼睛一亮,盯着喻文州,兴致勃勃地开口道:“诶喻文州同志,你能不能带我去外面玩玩?这鬼地方简直闷死我,就去你说的蓝雨看看,行吗?”

大热天的没什么人,狭窄的街道也显得有些空旷,屋里只有喻文州和黄少天,喻文州还带着满身水汽黄少天也缠着满身绷带,两人都狼狈不堪。光线从窗户缝溜进来,一些悬浮的小颗粒在光柱里缓缓运动,一束光照在黄少天脸上,他整个人看起来暖洋洋的,两只狗狗眼亮晶晶地盯着喻文州,喻文州被他看得有点儿不好意思,扭过头去打量那些悬浮的小颗粒,没经过脑子就说道:“嗯…有机会…会把你带回蓝雨看看的…”

黄少天开心地跳了起来,说:“太好了!我们要是出去,得避开满月,对了,喻文州,你是什么种族的?我是初代狼人,叶修说不太好搞,当然我也不清楚啦,如果你能治住我,那我就跟你走了算了。”

喻文州捕捉到关键词,偏过头,开口道:“初代狼人?不是已经绝种了吗?你怎么会…叶修也没说过…”

黄少天一挥手,说:“老叶的小秘密多的很呐,还全告诉你们不成?反正你要是要带我走,还挺麻烦的,这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事,还是算了吧,别再麻烦别人了。”他坐了下来,安静地小口小口吃掉盘里的青椒。

喻文州感觉他好像是一只知道不能出门遛弯后沮丧地垂下尾巴的小狗。他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靠近黄少天小声说:“等着吧,一定有人带你出去的,然后就不回这儿了。”他好像是在说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神神秘秘的,又让人信服。

黄少天出神地看着喻文州温柔的笑脸。这个大男孩露出一抹笑意,温顺地低下头,在喻文州手上蹭了蹭,说:“好啊,那你可一定要来啊…我也想回蓝雨…”

喻文州拿开手,扯了扯身上快干的衣服,说:“你住哪?我可以去洗个澡换换衣服吗?”黄少天很爽快地答应了,大步迈出门示意让喻文州跟上,喻文州甩上背包就走,两人走得潇潇洒洒把要付饭钱这事忘得一干二净。


tbc.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