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船

理想是狗屁,实干出人才

【喻黄】太阳鸟2

二十一世纪前提下西幻爽文
半人类×狼人
也不晓得是什么狗血剧情
没有文笔只有欧欧西
我又没谈过恋爱我只看过少年热血漫和某马脸侦探英剧
本文又名《喻文州探案集》



喻文州背着滴水的包跟在黄少天身后,摸出手机看了看日期,问他:“初代狼人,和子代狼人有什么区别吗?我听说只有初代狼人可以把别的生物变成狼人,是吗?”

黄少天不屑地切了一声,说:“谁说的?把他带过来让他感受一下到底怎么样才会变成狼人,你都不会自己用眼睛看吗就信别人瞎扯…”

“没有初代狼人给我看啊,都说已经绝种了,我就只能翻书…”

黄少天踢开一块石子,噔噔噔跑上了一段石台阶,那儿有一间木屋,比较大,看着灰不溜秋的挺不起眼,占地面积倒不小。

黄少天在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对喻文州说:“那写书的就一定见过吗?要是方锐愿意,他咬你一口你还不是能变得全身毛茸茸的。不过你们说的初代狼人已经绝种了也没错,确实已经绝种了…”

喻文州闷声不响地跟着他上台阶,侧着身子等黄少天开门。正当他要进门,黄少天突然伸手把他拦住,一本正经地说:“我房间很乱,不管看见什么都不要出声,全是方锐干的。”

喻文州默默心疼了把方锐,等黄少天放下手,他走进房间,才意识到黄少天说的乱是什么概念。

客厅里一片狼藉,一进门就是一股浓浓的六神花露水的气味。墙上地上家具上窗帘上涂满了黑色红色的颜料,隔壁厨房里锅碗瓢盆撒了一地,还好没有瓷器,全是铁质品,一些还被踩瘪了,桌椅也倒在了地上,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

喻文州走进屋子,那股花露水的味道熏得他几乎睁不开眼,他想把窗户打开通通风,走到窗户前才意识到那些黑色的颜料其实也是红色的,不过比较暗。他又想到黄少天身上的绷带,断定这些颜料就是黄少天的血,这股花露水的味儿就是为了掩盖血腥味。

喻文州面不改色地打开了窗户。

黄少天有点儿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说:“咳,呃…这个…这些血…是方锐在这儿杀了鸡的原因…”

喻文州当然不会信。

黄少天又说:“好吧好吧,是我的,有一部分是方锐的,这是叶修的房子,他还会来住,不让我们清理,吸血鬼的小癖好,你懂的。”他还冲喻文州眨了眨眼。

喻文州说:“现在他不在,你总该清理一下吧?”他抬起手,一股蓝色的雾气似的东西在他指尖缭绕。

黄少天赞赏地吹了声口哨,却是盯着喻文州的脸,说:“叶修来了我就说是你干的啊,诶你好像不是魔法师啊,这种印记我还没见过,你是龙吗?”

他走进了几步,摸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研究喻文州的脸,喻文州说:“我脸上有什么吗?”

他另一只手上的雾气聚成一团,越来越小,然后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声音,向四周爆裂开,墙上地上的污垢也都随着能量波的发散消失了,几个锅在地上打了个滚,在地上撞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黄少天理都没理周围的变化,转身进里面的房间翻找东西,喻文州笑了笑,他还是有点失望的,早知道他在蓝雨用这招时,他的队员一个个都说他是天才竟然想到了用微量的魔力来打扫卫生,隔壁微草的魔道学者知道后简直要气死了。黄少天这淡定的态度让他有点挫败感。

他在客厅大概收拾了下,让地板不那么难以下脚,他看了看,黄少天进的那扇门已经关上了,他只好在这栋房子里随便转转。

房子里很空旷,没什么家具,有很多地方都湿漉漉的。漏水吗?喻文州皱了皱眉。房间里不多的家具只要是能选择颜色的差不多全是蓝白相间,蓝色的床单,蓝白条纹的枕头,床上蓝白相间的外套…

喻文州停下了脚步,这件外套有点像以前的蓝雨队服啊。

这间房间也应该是有人经常来的,床上的床单有些乱,像是有人刚睡过,床左边靠窗的桌子上也没什么灰,摆着一份杂志和一个藏蓝色的杯子,床脚的衣柜,衣柜里倒是没有什么东西,只有几件一看就是小孩子穿的衣服,床头的墙上有一个铁钉,应该挂过什么东西,已经全锈了,但床上一点铁锈粉末都没有。喻文州在这房间里待着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蓝了。

他走过去,伸手去拿那件外套,黄少天突然喊他:“喻文州!喻文州!来一下来一下!快点快点!”

喻文州转过头,黄少天就在门口,十分激动,说:“过来,你再用一次魔法,我就看看,太有意思了,你到底是什么啊!”

喻文州只好作罢,向黄少天走去,无奈地说:“我又不是魔法师…我是术士,就是诅咒别人的那个。”

喻文州也依了黄少天,右手手指动了动,一只浑身金黄的鸟儿拖着长长的尾巴从他手心飞出,张大了嘴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那只鸟绕着他修长的身子飞了几圈,最后落在了黄少天肩上。

“它很喜欢你。”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白了他一眼,说:“太阳鸟嘛,把戏还挺多,它的行为还不是你控制的,这叫什么太阳鸟。我当然知道术士,我以前有个朋友,他也是术士,我记得,人类好像是要和别的魔法生物签订契约后才能用魔法或者诅咒的吧?”

喻文州点点头,问道:“你之前说的印记,是什么?”

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像是说什么难以启齿的话:“嗯…使用魔法的非魔法生物…脸上都会有印记,你想啊,本来不会魔法,要使用魔法,那就只能让魔法寄生在自己体内,当然会有点体现啦,这就是印记。印记会在宿主身体里游走,大部分会待在脸上。根据这种印记可以判断对方使用的是什么魔法,这是一种种族优势啦,只有我们才能看见。你那万能的书上没说吗?”

喻文州笑了,说:“那你觉得我用的是什么魔法?”

黄少天一把拍在他的肩上,非常自信地说:“不知道!”

喻文州:“……”

黄少天挠了挠头,说:“你这种我也没见过,我本来就没见过几个术士,加上你一共才两个,而且你们这诅咒也太复杂了,不好分辨,要是像王杰希那种就好分辨了。”

“你还认识王杰希?”喻文州有点惊讶。

“我和叶修关系比较好嘛,我也和他一起出去玩过几次,当然见过。我告诉你啊,王杰希用的就是最普通的元素精灵的魔法,真是不知道他怎么把这么土的魔法用得这么诡异,难打啊难打。”黄少天叹了口气,闭上眼一脸无奈,在原地转了半圈,面向喻文州时突然睁开眼,那双绿色的有着细长瞳孔的眼睛就这么占据了喻文州全部的视线。

等等,绿色?

黄少天拿出一支铅笔和一个小本子,眯着眼睛仔细观察喻文州的脸,一手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喻文州瞥了眼他的本子,他画的什么喻文州也看不懂,一堆线条交叉在一起,能从这堆线条里看出几百幅图,估计画的什么只有作者本人清楚。

黄少天又换了一支签字笔,等他这次画完喻文州才看出他画的是一只鸟,一只尾巴很长的鸟,还有喻文州五官的位置,那只鸟的尾巴顺着他的眼底扫过,身子明显向下坠落,头却高昂着向上,张大了嘴,像是在坠落时又不甘心,拼尽全力再一次向着广阔的天空发起进攻一样,喻文州不晓得是该说黄少天画得好还是这印记长得好。

黄少天在旁边批了个“黄”字,把本子给喻文州看,伸手逗他肩上的鸟,喻文州接过本子,翻了翻,里面全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图案,大概就是他收集的各种印记。他又看向黄少天的眼睛,是很正常的浅棕色,在太阳下看着像是耀眼的金色。

“哼哼,喻文州,挺有情趣啊,用魔法做太阳鸟玩儿,挺有经验吧,这只被你控制得这么好,你那印记有点意思。你也看见了,印记和太阳鸟一模一样,不过快死了,都不会动了,被冻住了一样。你快找王杰希算个命,看看你是不是有煞气,可能有血光之灾之类的。”

黄少天把小本子拿走,啪的一声关上,他把肩上的鸟引到手上,让它在喻文州头上站稳了脚,走进房间拿走了那件蓝白相间的外套,说:“这个房间给你,本来是我睡午觉的地方,没什么不干净啦。”

喻文州心想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真好,睡午觉都有另外的一间房。

他还是笑着表示了感谢, 打算去洗个澡换一套清爽点的衣服,等喻文州把包里的衣服扒出来,看着还在滴水的衣服,他沉默了。

“黄少天,你有没有别的衣服?借我一套。”喻文州同志果断的决定向老乡黄少天求助。

黄少天很慷慨地给了他一套上面用行楷写着着大大的“君莫笑”三个字的文化衫。喻文州又沉默了。

“是叶修的,别误会,也只有他那么自恋的人才干得出来。”黄少天不知道嚼着什么这么说,“这什么肉?一股烟味儿。”

“那我以后也要印一套写着‘索克萨尔’的衣服。”

“‘索克萨尔’?你?哈!”黄少天嗤笑一声,口齿不清地说着这样意味不明的话嚼着满口的熏肉。

喻文州漫不经心地把干衣服甩在浴室里的椅子上,脱下快干的衣服,露出精壮的上半身,走进昏暗的浴室。他甩了甩头,深呼吸一次,两条手臂向后活动活动,背部和手臂肌肉有力好看的线条随着他的动作此起彼伏,他看起来像是一只要进攻的豹子一样,精瘦又有力性感。

黄少天眼睛都看直了,他咽下满口的熏肉,说:“我靠!喻文州你有病啊!你一个术士练什么身材!要这一身肉干嘛?你要做甘道夫那样的近战法师吗!”

喻文州侧过身,顺手把过长的刘海向后捋去,显得他的面部线条更加硬朗,露出他那双细长的,眼角下垂的桃花眼,这个光线实在打得巧妙,昏暗的浴室没有开灯,只有从旁边窗户打进来的阳光,阳光把喻文州的鼻梁托衬得高挺笔直,他薄薄的嘴唇和不怎么过分的胸腹的肌肉被勾画得一清二楚。

他看着愣神的黄少天笑了,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那薄薄的嘴唇动了:“看什么呢,我要洗澡了,我练练肌肉怎么了,还可以把你这样别有用心的人迷住呢,战场上衣服一脱不也迷倒一片?”

黄少天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脸烫的他有些不舒服,耳朵也烫的不像是自己的。

老乡黄少天转身跑出浴室门前的走廊,留下一句:“靠靠靠靠靠靠!喻文州你还要不要脸了!不知羞耻!”

喻文州轻笑一声,红彤彤的黄少天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全身都有些发热了。他打开莲蓬头,让身体在冷水的冲洗下冷静下来,但他还是能清晰地听见左胸传来的扑通扑通的声音。

金色的魔法鸟儿不知道什么时候飞了进来,在他脑袋周围转了好几个圈,喻文州伸手抓住鸟儿,说:“闭嘴,夜雨。”

他用力一握,鸟儿在他手里碎成了无数金色流光,几道水流流进了他紧握的手里。


tbc.

最后终于想起来让喻总洗澡了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