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船

理想是狗屁,实干出人才

【喻黄】太阳鸟3

现代西幻pa


喻文州是清楚自己的情况的,他在七年前的冬天和一个混血精灵一起跟着魏琛去北部跑了一趟,那冰天雪地的,差点把在南方待惯的喻文州冻傻。

他们去北方是为了找黑精灵,毕竟喻文州是魏琛的得意弟子,未来索克萨尔的接班人,不会诅咒怎么行。魏堔没说,喻文州也是知道的。

他们在那儿找了一个月,屁都没有,吸血鬼倒是一大堆,魏琛还收留了个会气功的小盗贼。

喻文州也因为这次远行认得了王杰希,在王杰希隔壁的吸血鬼的兽人女朋友的姐姐嘴里听说了叶修。

他的同伴,那个精灵,整天精力充沛抱着把剑耍来耍去,烦得要死,一天到晚哔哔哔嘴没停过,问他名字,他也只说:“名字是一种高深的魔法,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精灵长什么样喻文州也忘了,毕竟都过去七年了,喻文州只记得他一头长长的金发像女孩子一样束成高马尾在身后一甩一甩的,还有他的一对绿莹莹的眼睛。

他自称夜雨,于是小盗贼笑着说:“夜雨声烦。”

然后小盗贼就被夜雨打得满街跑,夜雨也被魏琛憋着笑抡了几巴掌,喻文州看着他们直笑,那真是喻文州最开心的时候。

有一天晚上,夜雨偷偷摸摸地溜进喻文州的房间,贼头贼脑地在他房间里看了一圈,悄咪咪凑到他耳边,说:“喻文州,我看你这黑精灵是找不到了,要不你换一个,找我怎么样?一样是用魔法,我元素精灵和黑精灵混血还比他们高级呢。”

喻文州大惊:“你是混血?”

夜雨白了他一眼,说:“那你到底跟不跟我签?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主动要和人类签订契约的可能就只有我了,唉呀也不知道我妈知道了会怎么说我。”

喻文州想了想,说:“我是术士,你这魔法不适合我们搞诅咒的。虽然也能用,但是要找就找最好的,这是队长教我的”

精灵有些不耐烦:“你这人怎么这么呆板,一样是魔法,你要它诅咒也行单纯的用也行,只是有一点点细微的差别,没影响的。”

喻文州信了他,和他签订了契约,在签订之前,喻文州问:“为什么非要和我签订契约?”

夜雨得意地一笑,说:“因为你辣鸡。”

那时候喻文州身体还不大好,瘦瘦弱弱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夜雨因为一直在练剑,身体比较结实,也比喻文州高一点儿,夜雨的剑确实在同龄人中没人挡得住,喻文州因为一直没找到黑精灵,所以一直都用魏琛的魔法分支,不怎么方便,也不怎么厉害。

魏琛虽然气得半死,但是还是没说什么,摆了摆手叼着根烟说你们开心就好反正都是我徒弟,肥水不流外人田也行。

夜雨和喻文州相视一笑,露出了两颗可爱的虎牙。

回去的路上出了点问题,清早夜雨出门买早餐一去就没回来了,盗贼吵着要吃炒面,魏琛出门去找他,骂骂咧咧地说找到他了一定要揍得他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结果魏琛找了两条街连精灵的影子也没有。

魏琛一上午抽完了一包烟,闷着一声不吭,喻文州差点就以为魏琛被烟呛死了,喻文州决定安慰安慰他,说:“夜雨…说不定是走远了,他们精灵行踪比较诡异嘛,可能过一会儿他就回来了?”

现在已经过了四个小时了。

魏琛难得没有嬉皮笑脸的,阴着脸,浑身散发低气压,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近,喻文州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师傅这样实在吓人,平常那么随和猥琐的人,突然严肃起来让人有些措不及防。

中午他们吃饭时还是盛了四碗饭,一双筷子放在盛满饭的碗边谁都没动,小盗贼也一句话都不敢说,他们在魏琛的低气压里吃完了最安静的一顿饭。

喻文州想通过他和夜雨的契约找到夜雨,他正要布阵,突然发现他的吟唱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心凉了半截。喻文州又试了几个术,还是没反应,喻文州冲到魏琛房间门口,强忍着颤抖:“队长,我的吟唱…没反应,夜雨可能已经…”

魏琛走过来揉了揉他的脑袋,说:“和平年代哪来那么多生离死别,我肯定把他找回来。”

说完他就出了酒店,喻文州站在那儿看着魏琛离开的背影有些心酸,小盗贼打开门,喻文州走进去,扑在床上,喻文州有些心累,这些事对一个不到十三岁的小孩来说有点超载,他也只能在酒店看好更小的盗贼。

晚上,魏琛还没回来,喻文州带着方锐出门去吃饭,北方天黑得早,又是冬天,刚过六点半天就全黑了,他们走在路上还是有点害怕。

回来时,他们一开门,就看见一只体型巨大的金色的狼在房间里喘着气半张着嘴,盯着喻文州他们。地上还有碎玻璃,看来是从窗户闯进来的。窗外一轮圆圆的明月静静悬在空中。

今天是满月啊。

喻文州迅速反应过来,关上门,拉着吓傻的小盗贼向楼下跑去。

木门是挡不住这样的庞然大物的,阵声刺耳的破碎声,狼跑了出来,在垫着毛毯的酒店走廊上嗅着空气。

喻文州已经在楼梯上了,他在心里抱怨了无数遍为什么没有电梯,手心全是汗,心跳的像是要撞破身体一样。

喻文州轻轻呼出一口气,生怕被狼人听见,他下楼的腿似乎都在发抖,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分析现在的情况。

看来狼人的目标就是他们,把狼人引到一楼大厅会引起暴动,但人员伤亡会更重,现在他不能用术,但是他有脑子,不知道魏琛什么时候回来,找个窗子跳下去也行?狼人一直紧跟着他们,稍微停下来就会被抓住,这在楼梯上对人类是很不利的。

喻文州拉着小盗贼侧身走进一间杂物间,反锁门,里面几把扫帚乱糟糟地叠在一起,墙上有一扇紧闭的窗子,透过沾满灰尘的玻璃可以看见惨白的月亮,灰尘安安静静地在月光的照耀下漂浮。

喻文州跑到窗前,憋足了气用全身的力量来推窗户,但窗户还是纹丝不动,喻文州暗自骂了声,也不知道怎么就选上这间房了。小盗贼也反应过来,伸出手推窗户,但一点用都没有。

喻文州有些来气,说:“你不是会用气功的吗?”

小盗贼一甩手:“我要是能用得很牛逼谁会去偷东西!”

喻文州强忍住打人的冲动:“连玻璃都弄不破?”

小盗贼一点头:“是啊!”

门口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夹杂着打喷嚏的声音,是那狼人了。它在门口嗅来嗅去,时不时打个喷嚏,在门口它明显打喷嚏的次数多了。

喻文州猛的反应过来,狼人嗅觉灵敏,对灰尘也更敏感,他拿了把被灰尘覆盖得几乎变成茶色的扫帚,在角落勾上厚厚的蜘蛛网,对准门口,缓缓向门口走去,小盗贼抓紧了他的衣服,小声说:“文州哥,你知道我的名字吗?估计我们马上就要见马克思了,不能一个知道我的人都没有啊。”

喻文州现在紧张得要死,手心全是汗,好像下一秒就抓不住扫帚了一样,这把他平时碰都不会碰的扫帚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门口的狼人已经开始撞门了,一声声巨大的响声像是在死神来临的脚步声。喻文州屏住呼吸,仔细观察门锁,门锁旁的墙皮已经有些蜘蛛网似的裂缝,并不断扩大。

喻文州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再睁开眼时眼神是无比的坚定。他觉得这时的场景和夜雨看的英雄片有的一拼,但他手里的扫帚实在煞风景。

想到夜雨,喻文州突然不那么紧张了,狼人撞门的速度越来越快,砰的一声,门开了,狼人的眼睛在月光下闪着绿莹莹的光。

狼人扑了进来,喻文州把扫帚往狼人脸上戳去,狼人闭上了眼睛,直打喷嚏,睁不开眼。喻文州趁这个时候拉着小盗贼向门外跑去,狼人转过头,张开嘴往下咬了一口,不知道咬到什么没有,但它又张开了嘴,连打几个喷嚏。

喻文州喘着气打着小盗贼往门口跑,一只全身闪着金光的知更鸟大小的鸟不知从哪飞来,拖着长长的尾巴在他身边盘旋,喻文州的速度慢了下来,他的目光被这只鸟吸引住,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抓它,不知不觉放开了小盗贼。

那只鸟停在喻文州手上,开口用唱歌般的声音说:“你和我的一个朋友,让我来帮你。”

那只鸟说完又飞了起来,跳舞一样挥动翅膀,每一次挥动它都变大几分,最后竟如孔雀一般大小,它的身体几乎像太阳一样开始发光,宛如神明,它那暖洋洋的光照耀着喻文州。

狼人吼叫着逼近,碍于这对它来说过于刺眼的光而无法靠近,只是躲在黑暗里大声吼叫,楼下楼上有人走动讲话的声音,有人来了,喻文州只想让这只鸟再发一会儿光等有人来帮忙。

然而这只鸟却像抽风一样开始撕扯自己的羽毛,它的光芒也随着被流光包裹的羽毛一起渐渐消散,它的身体不一会儿就鲜血淋漓,大小也恢复了原来袖珍的体型,它向喻文州飞来,喻文州是明白的,和魔法生物签订契约,要进行体液交换,然后便是魔法生物的死亡。因此最好的就是用血。

喻文州伸出手,抓住那只鸟,鸟低下头狠狠地啄喻文州的手直到出血,喻文州用力一握,那只鸟张大了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吐出了鲜红的血,有些烫的血流了喻文州一手。具体情况太血腥喻文州也没仔细看。

喻文州把鸟的尸体放在一边的窗台上,伸出舌头舔了舔手上烫人的血。

随着鸟的死亡,狼人也靠得越来越近,在喻文州咽下那一点血液后,它扑向了喻文州,喻文州伸出手用最快的速度在空中画了个基础术式,一道紫色的发光物体向狼人击去,打退了狼人。

狼人又冲过来,喻文州已经做好了再次攻击的准备,但狼人张开嘴,咬向了喻文州身边的小盗贼,喻文州的攻击也落了空,照亮了沿途的走廊。

魏琛的基础术式就不会发光,可能这就是夜雨说的细微差别吧。

喻文州这么想着,转过头看向小盗贼,他躲避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但还是被狼人咬到了腿,狼人放开了他。他捂住腿上的伤口尖叫着靠在墙上,喻文州也傻了眼,身后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团黑色的烟雾向狼人飘来,狼人起身撞破窗户跳了下去,魏琛紧接着赶到窗前,看着狼人跑远骂了声娘,又抱起脸色苍白哭得鼻涕眼泪混在一起的小盗贼,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说:“不错。”便下楼了。

喻文州站在原地,看看魏琛,又看看满手的血迹,内心无比平静。

他现在只想去看看爆米花类英雄电影然后睡觉。



tbc.
有没有人看到这里
求个评论。
超级中二的少年热血漫画风喻总hhhh
剧情好乱啊。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