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船

理想是狗屁,实干出人才

【太中】年轻人们的故事

太宰治×中原中也
从头开始的原作向短篇
私设如山



说来你可能不信,中原中也这矮子小时候身体不太好,反正是没太宰治那么精力旺盛还能想方设法把自己往死里整。中原中也考虑的最多的不如说是怎么活下去。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他在太宰治只穿一件衬衫打条领带杵着拐杖跟森鸥外走时还把西装三件套穿的那么严实,甚至后来又在里面又加了一件短外套,啧啧,真是看着都热。*

好啦,好在他和太宰治被港口黑手党收了后,也是受了些魔鬼训练的。中原中也当然也不太想搞这些,每天浑身酸疼,只要给他一个能靠着的地方,不管角度多刁钻,他都能睡给你看。

他每天的训练都会想方设法地偷懒,和他一起的那个太宰治,满身绷带还训练得有板有眼,再加上森鸥外给他吃得好——并不是说尾崎红叶没给中原中也吃好——反正太宰治才三个月就蹭蹭蹭往上长得比中原中也高半个头了。

这人不仅长得比他高让他不爽,而且自从知道了他的名字的读音后先是憋不住笑了出来,真是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然后就每天chuyachuyachuaya地喊,烦死了!

虽然他也知道红叶姐看见他偷懒了,总会有些惩罚,但是让他猝不及防的还是红叶姐竟然向森鸥外建议让他和太宰治来一次实战演练。

说白了就是双人对打。中原中也已经想好了要充分利用自己比太宰治强大的异能,往太宰治绷带绑的最厚的地方打,但是中原中也一出手就被太宰治一个横扫乱了阵脚,中原中也体术不如太宰治,连碰都碰不到他,只有挨打的份。中原中也没想到太宰治看着瘦不拉几,却没想到自己比他更瘦不拉几,而且下盘不稳,太宰治全程都很骚包地把手插在口袋里,将中原中也踹在墙根倒吸凉气。

中原中也还以为他会走过来拉他一把,但是他只是站在原地。中原中也以为他还在戒备自己会发起另一轮攻击,一抬头,那小子竟然摸出一卷绷带撸着袖子换下已经被血渗透的旧绷带。

那密密麻麻的伤口也算是触目惊心,简直算得上中原中也的一个心理阴影了。他根本不能相信这是这个男孩自己干的。中原中也看了都觉得替他疼,太宰治却一脸风轻云淡。

等太宰治慢悠悠地换完,他才转过头看了中原中也一眼,嗤笑一声:“我的搭档?”

那眼神一直到今天中原中也想起来都想揍太宰治一顿。可能就在这他们俩第一次结下了梁子。

他转身离开走的潇洒的不得了,还很大声地拖长了声音抱怨道:“无聊啊——”

森鸥外笑了笑转身带太宰治离开,还不忘对红叶说:“抱歉啦,小孩子下手不知道轻重。”中原中也更气了。

尾崎红叶捡起中原中也在刚才掉落的外套,拍了拍灰,给中原中也披在身上,无视掉中原中也浑身的戾气和一点点委屈,把手伸到中原中也腋下将他拉了起来,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把你从地上拉起来。港口黑手党不需要废物。”

“我不是废物!”中原中也几乎是喊出来的,“我只是…”

“只是偷懒了,觉得很累,是吗?”尾崎红叶叹了声气,“你得学着适应一个人做任何事。”

十几年后这句话倒是被中原中也在打开那瓶昂贵的酒后想了起来,中原中也觉得那可真是句金玉良言。

后来中原中也在太宰治这类人去休息后还一个人留在训练室,喝几口水休息会儿又继续训练。

他也不求能活下去这么奢侈的事了,他只想把太宰治按在地上往他那张傲慢的脸上狠狠地揍几拳,再学着他那轻蔑的口气说一声:“我的搭档?”

---

过了几年,他们也都进入了青春期,太宰治的体术最终还是不如中原中也,中原中也的身高也还是不如太宰治。两人私下打了不知道多少次,还是没分出个高下,太宰治这人简直就像只狐狸,甚至可以说是变态的地步了,他光听中原中也的呼吸声就知道中原中也是什么情况,出任务传递信息简直不能更方便!

当然啦,没人会让俩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去出任务。

太宰治凭一副好皮囊,在中原中也沉迷训练时撩了不知道多少漂亮的小姐姐。中原中也在训练室有时一待就是一天,那时可没人会特地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男孩送饭,红叶每天忙的要死,没什么精力管自家孩子有没有好好吃饭,中原中也只好拜托太宰治给他送饭。

有时他的晚饭要从六点一直拖到十点半才能从太宰治手里接过来。中原中也人都快饿晕,也只能躺在训练室够长的器材上,慢悠悠地动一两下,直到太宰治敲门进来,中原中也才起身狼吞虎咽一顿,跟着太宰治一起回公寓。

太宰治每次在他吃饭时都会笑,说:“中也吃饭好像一头猪在吃食。”

快饿晕的中原先生表示并没有精力跟你吵,只白他一眼,稍微收敛一下吃饭的动静。他真是恨不得把太宰治脸上的绷带扯下来再扔他脸上。

公寓离公司有点远,毕竟他们都还只是训练生一样的身份。他跟在春风得意甚至还哼着歌的太宰治后面,靠辨认太宰治唱的什么东西来抵抗疲倦,有好几次在太宰治突然停下时撞在他的背上,把太宰治吓得枪都摸了一半出来。

“真是的,中也明明身体吃不消还这么拼,净在麻烦我…”太宰治这么抱怨了不止一次。

中原中也每次都会还击:“你以为这都是因为谁啊混蛋。要你送个饭都这么困难,以后要你支援我不更困难?”

“唉,我还真得认真想想到底要不要支援你,还是支援吧,毕竟像中也这样的小矮人已经不多了。”

一般他们都是打回公寓的。

冬天回公寓的这条路简直是要中原中也的命。他满身大汗禁风这么一吹,简直刺激到直接飞升到广寒宫捶月饼了。他又只能哆哆嗦嗦地穿上外套裹紧身子,外套一片冰冷,穿上了还没捂热就到公寓了。这让中原中也每次都很悲伤。

好在还有个人和他一起回公寓。他在后面喊道:“喂,混蛋,要不要跟我换件外套?”

“我为什么要——”太宰治转过身就看见中原中也裹紧衣服发抖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笑的很大声很嚣张,中原中也的火气都被他笑出来了,还没等他开口,太宰治就脱下外套,顺便帮他也脱下来,他说:“能看见你这么狼狈的样子的机会真是太少了,看在中也小宝宝这么可怜的份上,就和你换一下吧。”

中原中也最喜欢的就是太宰治过来帮他脱外套的时候,因为太宰治长得比较高,可以挡风,而且太宰治莫名身上很暖和,中原中也每次都会换着手伸进太宰治的毛衣里暖和一把,反正太宰治没意见,而是很开心地帮他脱掉外套。看起来他们就像在拥抱。

有时刚出门他们俩就会交换外套,那也是在太宰治抱怨:“我给中也挡风给中也暖外套冷的可是我诶,中也就算流汗也是可以忍受的吧?”后才换的。

中原中也不想在门口换不仅因为热,还因为他穿太宰治的外套显得他就像个小学生,太宰治的外套又是长款,几乎拖地,这太丢人了。

总之太宰治差不多是中原中也的私人大型暖手宝了,不仅暖手还暖衣服。这么说来真像是他们这个年纪的恋爱中的少女会形容自己男朋友的话。

---

他们终于还是被派去出任务了,过程中情报有些差错,他们这边损失了不少人。中原中也一路又是异能碾压又是显摆自己过人的体术,才带着太宰治出了楼。身上的外套也不知道丢哪儿了。

对方的援兵到的更快,很快就把他们俩包围了,可能他们俩今天就会死在这。太宰治一直在想办法跟森鸥外联系,但是对方貌似有屏蔽仪,太过分了!

中原中也喘着气,和太宰治一起躲在掩体里,猫着腰警惕地查看四周,太宰治看了他一会儿,指出:“你在害怕吗?中也?”

中原中也难得没有反驳,很认真地看着他,开口:“我能让你活着出去,你只要待在这里不要动,看准时机出去就行,来不来?”

“我倒想看看中也能想出什么巧妙的办法能救我们两个。”

“不是,我是说,你。”

太宰治停下了给森鸥外联系的手指,抬起头,很难得地皱起眉:“你要去…自爆?人形炸弹?别想了,他们人这么多,你刚出现,不等你发动异能就会被射杀的。”

“喂喂,我说你这搭档当的也太不负责了吧,连我的异能到底是什么都没弄清。”

“不就是重力吗。难道你还有两副面孔?”

中原中也勾了勾嘴角,把帽子扔给太宰治,说:“送你当纪念。”

中原中也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一边脱手套一边走出掩体。

太宰治听见中原中也似乎说了些什么,但是很快就被一阵枪声掩盖了。然后就是一阵惨叫声和爆炸声的轰鸣。

真是不爽啊,还要被这个小矮子护着。明明是要自己给他暖手暖外套的家伙。

太宰治站起身,抽出枪,眯着眼打量前方躲在树上瞄准中原中也的狙击手。

嘭。

重物落地的声音,太宰治头也不回地走出掩体。说实话,太宰治确实被中原中也现在的样子吓着了。他浑身被一种莫名的颜色诡异的东西包围,嘴角和鼻子都渗出血,却还是凭空造出一个个大得惊人的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球来攻击对方。何等狼狈又强大的身姿。

中原中也可能是破坏了屏蔽仪,太宰治收到了来自森鸥外的联系,森鸥外的声音夹着电流的滋滋声传到太宰治耳边——

“撤退,别管他了,他现在是无差别攻击,等他那个异能把他自己弄死了我们再来收拾残局。”

太宰治抬头,果然有几架直升机在一边,等待着靠近的时机,那就像是在等中原中也死的秃鹫。

太宰治笑了笑,捏紧了通讯器,很大声地说:“哎呀,我听不清您在说什么呢,可能是信号不好吧——”说完他就把通讯器扔掉了,把中原中也的帽子扔掉,嘟囔着:“我才不要这么丑的纪念品…”

他就这样义无反顾地孤身一人冲入敌阵去支援他的死对头兼老搭档。

不知道是该说中原中也无意中没有攻击太宰治,还是太宰治走位太风骚,太宰治竟然成功让中原中也停了下来。

中原中也直接倒在了太宰治的面前,还好太宰治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他,才避免中原中也那张好看的脸撞在地上。

森鸥外站在直升机内就这么看着太宰治把他的老搭档打横抱了起来,走到直升机降落的地方,很不客气地撞了下森鸥外的肩走进去。

森鸥外说:“这不干的挺好的嘛,这么大火气。”

太宰治拿自己的外套帮中原中也擦掉惨白的脸上的污血,小声嘟囔:“你还真以为我不会支援你吗。”

---

中原中也从医院里醒过来时就看太宰治坐在一旁打盹,嘴巴微张睡相很蠢。

中原中也忍不住笑了,扭过头仔细打量太宰治。太宰治这张脸真是生的好,就算被绷带遮住一半也毫无影响。薄薄的嘴唇看了直教人想亲上去尝尝是不是和常人一样软软的。长长的眼尾玩味地翘起,眼下倒是多了些许黑眼圈,面无血色一看就是没休息好。

太宰治睁开眼,中原中也和他看了个对眼,太宰治笑笑:“早。”

中原中也回道:“早。”

太宰治伸手试了试中原中也的体温,说:“你那帽子太丑了,我扔了。”

“那你给我买新的啊!告诉我又不行动干嘛。”

“中也”十几岁的太宰治收敛了笑容,很认真地说,“我是你的搭档,你可以放心地把你的命交给我,你还不相信我吗,我会支援你的。”

中原中也愣了愣,随即一拍头,一副苦恼的样子:“啊——我竟然忘了你的异能是异能无效化这样作弊的东西,早说嘛,我就拉你一起了。”

“还说我不了解自己的搭档,中也根本就是连我的异能表象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好吗。”

“什么?你这异能还分表象和实质?”

“随口一说啦。”

那时是秋天,中原中也有了西服三件套后又让太宰治给他又带了一件短外套加在里面,太宰治吐槽:“中也穿这么多像球一样诶。”

中原中也自然是要捶他的老搭档了。

捶之前——当然是先和太宰治换件外套然后暖暖手再说。




Fin.


*我记得是哪一话的封面好像是双黑之夜的封面就是那张红叶带中也走森鸥外带太宰和梦野久作走的图。中也真是穿的最厚实的那一个hhh

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太宰治进局子会有那么多人回坑(你也一样)

总算是把一直想写的梗弄出来了,长弧再见啦

评论(2)

热度(28)